颜凉雨作品集

颜凉雨作品集在线阅读

颜凉雨,知名写手,昵称:凉凉。代表作:《丧病大学》、《鬼服兵团》、《谨然记》、《生意人》等幸福就像小猫——你哄它叫它,它却躲着你, 你专心做自己的事而不管它,它就会来蹭你的腿, 跳到你的膝盖上。 希望自己的文章就像一只可爱猫,让大家读起来很幸福众神之王也看到了闪烁的图标,他原本是攒足力气准备反击的,哪知道方筝提前召回了宝宝,然后逃的比耗子还快!众神之王不明所以,但仍是给自己刷了一口血,这才磕了加速卷轴,飞快追去! 方筝和众神之王对战所在的地图不是别处,正是完美风暴号起航的地方。前面方筝跑,后面众神之王追,眼看就要跑到码头!而完美风暴号,王子号,老人与海号,三艘战舰正安静地停靠在岸。 方筝二话不说跳上完美风暴号的甲板! 众神之王已经气红了眼,想都没想就跟着跳了上去! 方筝扬起嘴角,以极快的速度重新召唤钟娇,又是一个浮空!温浅笑得云淡风轻:“收着吧,就当我为下次蹭吃蹭喝做准备。” 下次……是什么时候呢。老白想了想,终是没问。 到了镇上,老白陪温浅挑了匹好马,之后简单的互道珍重,老白没有再送。哪怕是目送对方的背影,都没有。 深吸口气,老白转过身开始和小贩讨价还价。这一天老白超常发挥,所有和他打了交道的小贩都欲哭无泪,想说自己今天出门做买卖没看皇历。

推荐作家

颜凉雨小说全集
绿色标题的书籍为代表作著名作品共23本
  • 空降热搜

    书名:空降热搜作者:颜凉雨文案 作为一名进入娱乐圈两年,无人脉,无运气,成功从十八线糊到了三十八线的非科班小明星,冉霖曾以为这辈子跟“出名”无缘了。哪知道一个乌龙,竟搭上了流量正大爆的新晋男星陆以尧的东风。经纪公司哪能放过这么好的机会,立刻买热搜,带节奏,找营销号转发做了后期的视频,下面还要一堆水军刷CP。大中午的,阳光正好,外面甚至比屋子里还暖和。但一进楼道,阴冷之气就扑面而来,极近的楼距让楼道常年照射不着阳光,其实他们住的四楼也没好到哪里去,除了客厅还算是能趴窗口眺望一下外面,两个卧室的窗户都只能看见隔壁楼阳台的护栏,不光能看到,伸手还能抓到钢铁条,距离之近让对方阳台窗户内的情景也一览无余。所以他轻易不敢开窗帘,免得邻里之间再无**。很快抵达四楼防盗门前,冉霖没带钥匙,直接敲门。敲没两下,顾杰便来开门,动作之快,让冉霖相信他已经解决完了“私事”。客厅里开着电视,冉霖一进玄关,就听见电视剧的声音,但起初没注意,直到响起一句非常熟悉的台词——“从今往后,你…
  • 城市边缘

    城市边缘 by 颜凉雨第 1 章当周贺被推进派出所小黑屋子与一堆根本不认识的人一起双手抱头靠墙蹲下的时候,他还是没回过神来。一个钟头前发生的事情就像场警匪电影,自己最多就是个路人甲,却在一阵天旋地转中被拽进了警车。要不是见警车直奔派出所,他还真以为现在的歹徒已经嚣张到敢用警车绑架。周贺低头将袅袅上升的热气吹散,然后对这沈婕露出了灿烂的笑脸:"十一过得怎么样?"女人的表情变得怨恨起来,看向周贺的目光恍若把把利剑:"你这是在向我示威么!""不敢。"周贺悠哉地品口茶,再抬头时已换上认真的神色,"沈婕,你条件那么好为什么非徐卓不可呢?车子房子票子他都很难达到你的要求,而且他还是个双!""车子房子票子我都不缺,我要的是徐卓这个人!"沈婕说着轻蔑地看向周贺,"我爱他。""操,我不爱他?"周贺忍了好久,脏话还是出来了。他受不了沈婕的眼神,那好象在说只有她的爱才是世间真爱。"我承认男人之间有爱情,但是能挺多久呢?"沈婕嗤笑,"没有婚姻的保障,他永远都是自由人,你能全天24小时监控他?"…
  • 暖光

    宋仕鹏很少坐出租,他一般都是自己开车。整个军校都知道教军示运筹学和战术学的宋博士有辆上面特批的迷彩吉普,几乎成了学校停车位上的一道亮丽风景。可今天是被某高中特邀去讲座的,宋仕鹏估摸着那吉普容易把纯洁的花季孩子们惊着,于是只得委委屈屈的叫了辆出租车把自己塞进去。实际上沈盟起初并没有注意,只是觉得领导的脸色有点怪。结果后来在王朝有意无意明示暗示之下才终于明白过劲儿来。此时此刻沈盟脑袋里只有一个念头,他们连吻都还没接,原来凭空也可以起反应的吗?呃,沈盟这想法究竟是纯洁还是不纯洁呢,确实很难界定......王朝很紧张,怕沈盟生气,万一亲密接触没弄成再被人轰出去。所以沈盟呆呆的看着他的时候,他一声没敢吭。直到沈盟眨眨眼,慢慢走到卫生间跟前把门打开。王朝气红了脸:"我不去!"沈盟也很为难:"客厅里不太好,前后楼都挨的挺近的,我这也没有窗帘...…
  • 金钱帮

    金钱帮 by 颜凉雨 文案 "你姓金我姓钱,干脆我们就叫金钱帮吧!" 金寒垂下眼不予置评,他从来不敢苟同钱小飞的品位。 "你不说我就当你默许了。好,我宣布即日起,金钱帮成立!" 脸上表情丝毫未变的金寒其实内心在滴血。妙空空的信无非是一张挑战书罢了,大意就是要和钱小飞再次比个高低。一件物品,五天为限,偷成者为胜。按理这对钱小飞来说根本没什么,但是,问题就出现在妙空空锁定的那件物品上。信中白纸黑字,物品特征赫然醒目:绝鹤令,色纯白,正面云鹤雕纹,背面两行古体楷书--绝尘俗世,鹤立诸峰。"如果没记错的话......"钱小飞困难地吞咽口水,"那东西从庆功宴之后......就一直躺在我的包袱里。"低头良久的金寒,闻言终于抬眼,然后缓缓吐出自己的结论:"你的命......真好。"…
  • 木樨

    我是在一阵香气中苏醒的。那香气如上好的绢丝般绵软细腻,随着微风柔柔的穿过窗棂,在屋子里绕着绕着,久久不去。我认得那甜甜的味道,木樨,只有它的花香才会这么甜,这么香,这么沁人心脾,这么沉静。对了,它 还有个名字,桂花。神经一根根断掉,我克制想砸碎一切的冲动,相信这家伙会难过还不如相信母猪能上天!我深切怀疑这小子绝对练过金钟罩铁布衫,就没见过他这么没心没肺的人。两口煎药泥锅,五味珍贵药材,三本珍贵医书,一个棉絮坐垫。以上,是卢鹙大侠在半个时辰内练药毁坏的所有物品。"我没想到水这么少火这么大锅就会裂啊......药材都长得那么像偶尔放错也是难免的嘛反正你还有......什么?那是医书?抱歉,我以为是没用的闲书呢就借来生炉子了......火太大了,不是说拿个棉被就能把火扑灭么,我哪知道坐垫就能烧起来......…
  • 青沫

    陶想嘴角抽搐,一时间无法和室友分享喜悦。但看着苏沫这么眉飞色舞的,慢慢的,心情也跟着好了起来。看苏沫乐呵是件非常舒服的事儿,陶想说不清原因,但乐于享受结果。苏沫彻底陷入了工作状态,陶想也不打扰,就在桌子对面那么看着。看苏沫皱眉,看苏沫眨眼,看苏沫挠头,看苏沫撅嘴……陶想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干什么,或者想干什么,最近一段时间,他发呆的次数蹭蹭蹭的往上长。这在他过去二十几八年的人生里,基本没出现过。看着看着,陶想忽然发现苏沫的嘴角沾了一点奶油。想也没想,陶想伸手就给人家抹掉了。苏沫正写得HIGH呢,脸上忽来的温热就像一道惊雷,敲打键盘的动作戛然而止,同时停止的,似乎还有时间。眨眼,再眨眼。对视的两个人,好像还在反应到底发生了什么。终于,陶想先回过神儿,罕见的,他挠挠自己的脑袋,有点不自在:“是不是挺恶俗的?”…
  • 谨然记

    书名:谨然记作者:颜凉雨文案春谨然的江湖生活没有血雨腥风,亦无爱恨情仇,他只是靠着家里几亩良田几个商铺收上来的银子,凭借祖传的轻功,东走走,西看看,遇见心动的男色,就趁夜潜入人家居所秉烛夜谈一番,以获得精神上的愉悦。雨已经下了两个时辰,由黄昏渐沉到夜幕低垂,还没有停歇的意思。所幸这入春的第一场雨不大,水滴轻打着窗外的树叶,倒也给这寂寞的夜平添几分趣味。然而,有几分趣味的寂寞,也还是寂寞啊春谨然莞尔,同时也很开心,毕竟前途凶险,有真正能够动力满满的目标,不管天下,解谜,抑或草药,都是好的。之后的两个半月,春谨然和丁若水各自准备着,其实要准备什么呢,无非是些干粮,水。为防走漏风声,那张山川地貌图仍放在杭家,所以春谨然也只能凭记忆,预想着那片地界上会遇见什么危险。整个夏天最热的光景,便在这样的忐忑、兴奋、期待中,飞速流逝。春谨然甚至都没觉得热,一晃神,天气已凉,然后便在这凉意中想起某个人来,想得不重,不浓,就淡淡的,浅浅的,像初秋清晨的风,吹过院子,留下几片落叶。如此这般,终是到…
  • 琥珀

    真正开始整理东西,薛琥才发现,他好像跟着卓文俊没少在衣服上花钱。这不,投奔这人的时候自己那旅行箱只装了四分之三不到,这会儿要离开,一个箱子却都有点不够用了。挑出几件以前穿的土里土气的衣服丢掉,薛琥才勉强把箱子扣上。离开那天,卓文俊送他到门口。秋日的阳光照在男人的脸上,柔软而温和。“房子找好了吗?”卓文俊淡淡的问。薛琥点头:“嗯,刚找到工作,给安排住的地方。”卓文俊似乎轻轻的呃了一声,便没了下文。薛琥深吸一口气,抬看向卓文俊,真挚的,望进了这个人的眼睛:“哥,你是我的贵人。”卓文俊耸耸肩,没再说什么。只是伸手摸了摸薛琥的头,淡淡的笑。后来,薛琥总是在想,自己之所以喜欢摸摸别人的头或者揉乱人家的头发,也许是不知不觉受到了卓文俊的感染。也许是因为,他一直记得那人手心的温度。…
  • 丧病大学

    书名:丧病大学作者:颜凉雨文案 宋斐的大学生活没啥出奇,上必修课,逃选修课,考四六级,偶尔挑战食堂黑暗料理。要非说有啥出格的,顶多别人都找学姐学妹,他非撩学长学弟,最后撩了个三观不合的,一别两宽,你爱欢喜不欢喜。感染没感染不确定,但肯定是死了,因为脑袋都碎了。血液和脑浆混成一滩,已经干涸发暗。曾经被李璟煜用大铁锅砸的丧尸,都没有这样的惨状。如果面前的这个是丧尸尸体,那只能说明与它纠缠的“同学”,战力超群。虚惊一场,小分队继续往前,可这样横在路中间的尸体却渐渐普遍起来。走一段,就有一两个,再走一段,又有两三个。全部都是被毁坏了脑子,有的像第一具那样毁得很彻底,也有的像小分队战斗时那样,只利刃戳入,留下不至于太触目惊心的伤口。尸体都是丧尸,这已经是毋庸置疑的了。至于谁撂倒了它们,自然是像武生班这样奋起反击的同学…
  • 子夜鸮

    徐望从没想过这辈子还能遇见吴笙,哪怕是在梦里。但是他遇见了。茫茫雪原,皑皑林海,他只穿一条短裤,抱着胳膊冻得哆哆嗦嗦,没半点平日的健谈与帅气,以所能想到的最糟糕的状态,遇见了他高中时的心头白月光。什么最能使人迅速成长?求生欲啊!况金鑫乐。他其实一直觉得钱艾挺厉害,很多钱艾用过的武具,换别人其实未必用得来,而且也不是每一个运气稍微差一点的人,都能像钱艾这样,在不断磨炼中极速提高战斗力。不过这话就不和钱艾说了,因为很明显,“苦大仇深”的氛围更有利于他的发挥。很快,五个小伙伴就都跑了起来,池映雪跑在最后,看着况金鑫眼里对钱艾的信赖和认可,漂亮的薄唇抿成闷闷不乐的直线。不就看见个鸟么。一行人一路往西,一直追到镇外,终于在一片树林里锁定那只罪恶身影,况金鑫立即启动“插翅难飞”,小伙伴们总算夺回地图。抢回地图,他们才发现脚下是一片墓地,不算密集的墓碑,分散在树林里,碑下长眠着逝者。夜风吹过树林,仿佛有人在低语。…
  • 小卒过河

    很痛,但唐尧没觉得有什么抵触。就当他这个夜晚犯晕了吧,背后的男人又话唠,又市井,又总抽风,但,够暖和。后面,唐尧就再没什么机会用大脑了。因为柯兵激烈的动作,逐渐给他带来了疼痛之外的感觉。酥麻的,颤栗的,直至癫狂的快乐。疯掉的还有柯兵。那个瞬间,一切的烦扰一切的混乱都不见了,他清楚的知道眼前白皙的后背属于唐尧,那个他心动了喜欢了想要好好谈恋爱了的男人。和这个男人合二为一的瞬间,小卒子A与B也合一了。喘息平稳的时候,柯兵轻轻把身下的人翻了过来。面对面,柯兵撩开男人被汗水沾湿的刘海,露出下面灿若星辰的眸子。“第一次?”不太确定的口吻,带着一点点悸动。“准备给精神补偿费么。”唐尧没好气的吐糟。柯兵宠溺的捏捏他的脸:“我知道你经验少,但没想到……还疼吗?”“我觉得你可以先把语气和表情调整统一。”…
  • 鬼服兵团

    《鬼服兵团》作者:颜凉雨文案华夏游戏的镜花水月服务器,就跟它的名字一样,飘渺空旷,荒无人烟……好吧,俗称,鬼服。老玩家纷纷离去,新玩家再无入驻,于是所剩无几的镜花水月玩家默默聚拢到一起,代练的,下本的,打怪的,吹牛X的……每一个恋在鬼服不肯走的玩家都是折翼天使,后来天使们成立了公会——鬼服兵团。第二天傍晚上线,疯子便在众人都把注意力集中到黑魔法和紫葫芦贴时,欣然接受了千山的挑战,时间就定在第二天晚上六点以后,只要时空隧道一开,最先找到隧道的一方便通过隧道进入对方服务器,同时私聊发送坐标,而对方必须在赶来的同时广发世界,表明这是私人决斗,保证同服其他玩家不得伤害对手。当然,对手也不得离开隧道刷新点方圆二十米,以免有偷偷潜入之嫌。鬼服小伙伴们得知这一消息时,没有其他更多的想法,只觉得宁可跨越服务器也要干上一场的二人,着实是真爱。转眼就到了约定时刻,鬼服小伙伴们准时登陆游戏,都想近距离围观这一场土豪大战——据同样混华夏宠物论坛的2B透露,千山晒狗照时候泄露…
  • Vampire手册

    也是那一天,几个人才听刘汀第一次讲了他的过去。原来变成吸血鬼之后,他没有马上流浪,反而是回家又呆了几年,弄得全家上下都以为这不孝子终于消停了,不游手好闲惹是生非了,其实他父母身体一直不好,所以他在家呆没几年,两位老人就相继去世了,那之后,他才真和家这个字断了,一个飘飘荡荡到现在。或许是为了安慰刘汀,戚七也讲了自己的事情,虽然年代久远,很多记不清楚,但妈妈在树下给他缝小花袄,上海沦陷,战火纷飞,足够勾勒出一幅苦难图了。帕塔听得很低落。李爽听得巨惭愧。幸福没有错,幸福而不自知就很可耻了。于是当天晚上,李爽就给家里打了电话,先是报告了近况,然后直奔主题——让爹妈搬过来跟他一起住。李爽其实也没想多长远,只是觉得总这么两地,一年到头才见上一次,有点儿害怕。这是实话,好像忽然就有些东西从心里滋生出来,久久不散。袁桂芝是何许人物,当下就听出问题了,一个劲儿问儿子你是不是碰着啥问题了,别怕,有爹妈搁后面给你撑着呢。李爽苦笑,心说还不就是担心你俩。哪成想母子连心真不是开…
  • 漂在北国

    “一开始说不散的是你,现在说散的也是你。”凌飞吸吸鼻子,笑了:“你结婚也没问过我意见。”周航沉默,换了个问题:“那个男人是谁?”凌飞不想再跟他纠缠,因为他们俩就扯不清:“回吧,再晚没飞机了。”那头似乎还要说什么,凌飞没管,直接挂了电话。很快,电话再度打进来,凌飞按了拒接,踌躇几秒后,刚想关机,一条信息钻了进来——发件人:周航我会一直在宾馆等着你。十个字,凌飞看了很久,很久。所谓幸福,就是在正确的时间正确的地点碰上了正确的人做了正确的事,一个条件错位,面目全非。眼睛胀得厉害,他还是舍不得眨一下,他想把这几个字刻到心里,因为他知道,当一个从不把自己情感剥开的人剥开了他的情感,那就是最后一搏,或成功,或失败,都不会再有第二次。…
  • 塞北月如霜

    十二月的漠北草原,北风呼啸的像把尖锐的刀子。六岁的靳朔云躲在帐子里的火炉边,一口口嘬着大碗里的醇香马奶。爹和娘出去打猎了,他歪着脑袋,想着今天也许吃上咬一口都冒油的烤羊腿。 靳朔云坐在帐子里,觉得浑身都不对劲。养伤实在是件讨厌的事情,哪都去不得,身子骨快生锈了。不知道边境集市那边怎么样,从上次分手后他就再没见过呼衍灼翎。连建立集市,也是给徐副将全权负责的。虽然只有一个月,不过还怪想念那个家伙的。 坐在帐中养伤的靳朔云当然不会知道,整个呼衍部落现在都在传,说掌管苏古山区的小领主邪魔上身了,一天不练十个八个时辰的刀绝不休息。吓得那些原本芳心暗许的姑娘纷纷改变目标。当然也不全是害怕的,呼衍老领主就是这件事情的唯一欣慰者--儿子终于懂得上进了。 冬,终于覆盖了整个漠北草原。呼啸的北风卷起干枯的野草,漫天遍地的肆虐。雪下来的那天,靳朔云有点恍惚。他第一次没有预感到雪的来临,这是以前从未发生过的。军营一片混乱,将士们手忙脚乱地给马厩铺草垫御寒,…
  • 生意人

    任天暮眯起眼睛,似乎在观察勾三是真不知还是在装傻:“地剑。那是我们祖师的不传之秘。临终前他要当时的大弟子也就是我们的第二任掌门发誓,让那秘笈随他一同下葬。”勾三敛下眸子,似乎在沉吟着什么。片刻后他缓缓抬眼,目光炯炯:“你刚刚说我打扰了贵派祖师的安眠。那么如果我说我什么都没偷,还会不会背上这个罪名呢?”任天暮的眉头渐渐蹙起,有些拿不准勾三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老白也拿不准,可他分明看清了那家伙眼里闪着的淘气火花儿。“咳,”只听任天暮轻咳一声,才谨慎道,“即使你什么都没偷,只要进了我祖师之墓,便已然打扰到了先人之灵。”“这样啊……”勾三煞有介事的点点头,然后歪着脑袋故作思考状,“那我就想不通了,墓里丢了什么你们怎么如此清楚?难不成你们也进去了?那是不是可以这样说,你们也打扰了祖师的安眠呢?”任天暮蹙眉不语。任翀却先一步出声:“我们是祖师门下,进入墓穴怎么能算是打扰?只有你这样的毛贼才……”…
  • 幻生之手

    李闯有点忐忑的发现,自己好像玩上瘾了。好的不灵坏的灵,马上快到地方的时候,堵车了。也不知道前方发生了什么事故,反正一堆车堵得满满当当,好容易动一点,没等你开,又立刻有后面的新车插上,韩慕坤连抽好几根烟,进进不了,退退不得,等得无比烦躁。“操,还真让姓凌的说中了,”李闯有点瘆得慌,“他也太邪门儿了吧。”韩慕坤没应答,烦躁地按车喇叭,结果一声又一声的“滴——”让人更加心烦。李闯叹口气:“行了,省点儿电,别做无用功。”说完把车窗全按下来,探头吸进一大口清凉夜风,“你可以看看星星啊,看看月亮啊,看看云彩啊……”韩慕坤把人揪回来:“老实儿坐着吧,你我还看不过来呢,还星星月亮的。”李闯难得不自在起来,轻咳一声,表扬道:“我发现你最近说话越来越中听。”韩慕坤宠溺地扬起嘴角:“谢谢。”李闯鼓励的拍拍他肩膀:“继续保持哈。”韩慕坤学着闯哥的动作也拍拍他肩膀:“彼此彼此。”…
  • 世间清景是微凉

    “转一圈。” “再转一圈。” “用不用我给你跳段芭蕾?” “少他妈跟我臭贫,换上这身皮,麻利儿的。” 操,你当老子乐意光着屁股跳草裙舞!我说不出心里什么感觉,昨儿个的气似乎没了,只剩下淡淡的,无奈。 小疯子说我光会撂狠话,实际上是软心儿巧克力,看着黑,一咬就见馅儿。 我觉得他可能真没说错,我有点儿害怕亲戚反目,尤其是害怕变成狗咬狗的局面,那会让我打心底发怵,根本不知道怎么应对,没准儿脑袋一热想不开就自我了结了。所以现在这局面比我设想的好太多,不就一年么,我们有手有脚还有钱,总不至于横尸街头。 “呼,真痛快……”酒足饭饱,小疯子瘫在沙发椅上满足叹息。 我伸手摸摸他肚皮,还真鼓。 小疯子难得没翻脸,特老实地让我摸,半眯着眼睛像只幸福的小猫儿。…
  • 我们说好的

    鹿小雨做了个美梦。关于美梦的定义鹿小雨认为应该是这样的。首先,它把人们长期在脑袋里YY的事件化作有声有形的影像,使做梦者产生了视觉感受上的愉悦,其次,它通过奇妙的电波作用于人的大脑皮层让人瞬间产生真实的错觉,并最终使做梦者产生了精神层面的愉悦。梦境概括起来很简单——和沈盟亲热。抛开一切世俗琐碎,留下的只有纯粹的情感。风雪包围中的小小房间里,鹿小雨和陈涛好像有斗不完的嘴,停不下的纠缠。两天两夜,他们什么能说的不能说的都聊了,什么能做的不能做的也都尝试了。鹿小雨再次深深的感觉到,陈涛真的很宠他……咳,除了在床上。“有你这么下死手的吗!”又一次不和谐的床底活动之后,鹿小雨咬牙切齿。“废话,你不反抗我能下狠手吗!”陈涛振振有词。“你不弄那么匪夷所思的姿势我能反抗吗!”鹿小雨声声血字字泪。“……”陈涛终于知道理亏,用沉默表示悔过了。当然,更多的还是斗嘴,和聊天。比如某次失败的春游,某个发生巨大意外的升旗仪式,或者某个谁也不愿提起的暧昧傍晚……原…
  • 小花鼓

    小花鼓作者:颜凉雨第 1 章郭东凯这辈子最烦两种人,一是溜须拍马的,二是娘C。结果倒好,眼巴前的俩人算是把它占全了,且分别都属于各领域的标杆类。姚毅是个小工程队的头儿,最近郭东凯新盖的楼盘要做精装修,所以无数他以前听都没听过见更是没见过的小鱼小虾都找上来了。胡吃海喝洗澡桑拿都俗套了,所以眼前的家伙另辟蹊径,开始做了“拉皮条”的生意。在楼底下自家店门前转悠呢,一听召唤,立刻仰着脖子回应:“没了,就剩最后半根儿,你们平时都不买,停电才想起来?晚了!”周石哑然失笑,抬头去看,要蜡烛那人就是自己上面的住户,这么往上一瞅,脸都隐约看得清楚。目光相对,那人立刻转移过来,问周石:“兄弟,你家有没?我这正做饭呢,没个光儿太糟心。”周石没准备,愣了下,然后才不太自然的咧了下嘴:“不好意思。”那人叹口气:“唉,都寻思这跨世纪了生活质量得提高呢,要我说老东西留着没坏处,我家原来住平房的时候,蜡烛手电筒一应俱全,停电的时候比有电的时候屋里都亮堂。得,我还得鼓捣我那菜去,兄弟回见。”周石连个插…
  • 媳妇儿难当

    人生就是一条石子小路,坑坑洼洼,说不定哪步没走好,你就踩进了坑里,然后轻则崴脚,重则骨折。我想每个人都有踩坑里的经历,可像我这样步步都踩坑里的恐怕也不多见。 我出生在八十年代中期,按现在的话说应该是典型的八零后。当然在九零后们已经陆续茁壮发芽的今天,八零后已经基本要过时了。 那边楞了两秒,声音马上哽咽起来。我听见那个男人在旁边一个劲儿问怎么了,可我妈就是一句话说不出来。不知怎么的,我忽然想起小时候的一件事。那是我刚上小学,有一天早晨钻我妈被窝里赖着不走,结果发现她在哭,我就问妈你咋了,哭什么啊。然后我妈就摸我的头,说刚才做梦梦见我走丢了,怎么找都找不回来,她一急就哭醒了。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忽然想起这个场景,就好象遗忘了很多年忽然从记忆的某个角落里蹦了出来。 下个瞬间,我好象天神附体般忽然恢复了语言能力。我把电话贴近耳朵,说:“妈,我这可是长途,咱有钱也不能这么浪费呀。” 然后我就听那边赶紧的一阵吸鼻子和抽纸声,好一会,我妈那带着浓厚鼻音的声传来:“…
  • 生意人番外全

    生意人作者:颜凉雨番外 觅踪临仙谷(一)金黄的落叶一路从山脚蔓延而上,给那进山的人铺出层层叠叠明灿灿的盘山道,可到了山腰,那黄又变作了绿,常年青着的松柏依旧舒展着它看似锋利实则柔软的枝叶,随着偶尔吹过的风,微微颤抖。这是秋,白家山的初秋。李小楼眯起眼,很想去看对方的表情,可勾小钩紧完绑腿便直接转身,招呼都没打,当真全身心信任一般,直接沿着边缘溜了下去。李小楼无暇再想,当下双手紧紧抓住绳子,屏息运气,脚下犹如生根一般,任那头下坠之力不断增加,岿然不动。这厢李小楼使力,那厢老白也不轻松,就好像绳子是握在自己手中一般,表情怎一狰狞了得。温浅被那一脸纠结逗乐,于是拍拍他的肩膀以作安抚,然后上前拾起了绳子末端于自己腰间绑好,气息下沉,宛如一方石墩。察觉有异的李小楼回头,待看清是温浅在帮忙,居然破天荒的冲他笑了下。温浅看见,也回给他一个淡而真诚的笑。…
  • 既灵

    书名:既灵作者:颜凉雨文案 《九天散仙志》载,尝有无名氏,乃大慈大善之人,不忍见世间可怜,每遇贫苦,倾囊相助,后散尽家财,流落山林,以身饲走兽,终殁于荒野,尸骨不全。天帝念其大德,恩准升仙。昔升仙之时,求留魄而去心,世间疾苦非一人之力所能解,徒增煎熬,不如无心,挂碍尽消。天帝许。后得名长乐仙人,居蓬莱。白流双权当既灵的不语是默认,立刻向前一跃,于蹿出悬崖瞬间化作一团兽形光芒,飘飘悠悠向下落去。既灵放弃似的呼出一口气,刚想跟过去观望,忽地嗅到一丝血腥气。她疑惑扭头,肩膀上的手刚离开,她只来得及看见一道虚影,谭云山已迅速将手背到身后,一派优雅迎风而立。见她回望,谭云山疑惑歪头,却还不忘露出一个自诩风雅的微笑,欠揍的模样和平日别无二致。既灵想让他把手伸到前面来,可嘴唇动了又动,还是没出声。有些事情不必探究那么细,就像谭二少什么时候不怕疼的,就像自己什么时候……动的心。艰难而漫长的等待之后,白流双终于返回,全须全尾,毫发无伤。…
顶部
<sup id='eAxlbwi'><blink></blink></sup><ins id='yJXQ'><samp></samp></ins><xmp id='HD'><s></s></xmp>
<basefont></basefont><label id='XtoAyXOZ'><sup></sup></label><span id='AssWBB'><comment></comment></span>
    <optgroup id='aDl'><marquee></marquee></optgroup><fieldset id='fbBh'><pre></pre></fieldset>
        <acronym id='Cmk'><option></option></acronym><u id='SX'><font></font></u>
        <nobr id='mkj'><comment></comment></nobr>
          <ins id='SaPxKP'><fieldset></fieldset></ins><u></u>
              <optgroup></optgroup><thead></th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