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子绪作品集

西子绪作品集在线阅读

在原来的世界因为一场车祸,陈立果进入了快穿的世界。在这些世界里,他扮演着不同的角色,只为帮命运之女改变命运。然而随着世界的变化,却出现了一些奇怪的变数。这些变数是好是坏,唯有结局之时才能看得分明。全文语言精练,文笔流畅,剧情设置人物对话都充满了幽默感,让人不禁捧腹大笑。可爱的陈立果,无奈的系统和各不相同的角色,为读者构建出一副有趣的画面。然而在这幽默感之中,却又暗含着主角的心酸和无奈,到底陈立果能不能回到原来的世界,找到他想要的人,切让我们拭目以待。 节目组给的线索的确是给的好,只要知识够丰富,就会发现线索完全可以有不同的解读方法。   被陈立果点名的那个男性一脸惊恐,他说:“我真的不是杀手啊!孙哥,你别冤枉我!”   陈立果笑道:“我只是给大家提供一个思路,到底是不是还需要大家来讨论。”   不过他话虽如此,但已经给了众人无数的联想,于是这个男明星直接在白天被投了出去。此时场面上只剩下四个人,两男两女其中一人便是陈立果。   因为缩小了范围,所以已经有人怀疑到了陈立果身上,陈立果想了想,干脆在搜集证据结束后,把一张禁言卡拥在了自己身上。   于是讨论的时候,他只能全程闭着嘴,偶尔用手势表达出自己想说的。那种表情是陈谋从未在原飞槐脸上见到过的,即便是他们吵架吵的最厉害,甚至于动手的时候,他都没见过原飞槐这种仿佛对某人恨之入骨的可怖眼神。 因为这个插曲,本来气氛很不错的一晚彻底的毁了。 陈谋上床睡觉的时候原飞槐还在书房里不知道在干什么,陈谋在床上躺了一会儿,还是觉的自己睡不着,于是便爬起来想去书房看看原飞槐到底在干什么。麻辣口味的小龙虾是这家店的特色菜品,陆忍冬知道苏昙喜欢吃辣,干脆点了四斤,堆满了苏昙面前的盘子。   陆忍冬道:“我有些事情想和你说。”   苏昙正在低头剥小龙虾,闻言点点头,然后把沾满了汁液的指头放进嘴里舔了舔,软软的嗯了声。   陆忍冬看着苏昙无意识的动作,心中叹气——他是真的很努力才忍住了把眼前这个软软糯糯的姑娘抱进怀里狠狠的揉一顿的冲动。其实柳华梅对陈清扬家已经很体贴了,要不是上次房子那事儿闹的那么难看,她估计第一时间就叫陈清扬把陈小慧带去了。   家里没个男人,陈清玉和陈小慧母女肯定也不好过。   陈千卿觉的柳华梅真是脾气太好了,就陈小慧那姑娘,要是他出手,估计这辈子都不用再看见她了。   陈清扬听见柳华梅这提议,有些犹豫,上次陈小慧污蔑陈千卿那事儿始终是个疙瘩,不管事后陈清玉怎么道歉,陈小慧的坏孩子形象是没办法挽回了。

推荐作家

西子绪小说全集
绿色标题的书籍为代表作著名作品共21本
  • 听说你想打我

    《听说你想打我》作者:西子绪从前陈谋和他家文艺青年打架的时候都是陈谋赢。然后他为了他家的文艺青年死了。重生之后,却发现他居然打不赢他家文艺青年了……陈谋浑身一僵,却不敢回头,只是模糊的说了句:“我会回来的。”便碰的一声关上了门。原飞槐看着那扇门关上,就像他以前看过的无数次一样。他以前一直好奇,自己付出的所谓的最珍贵的东西到底是什么,直到近来才明白,那个珍贵的东西,就是愿意为他死去的陈谋。原飞槐现在过的很好,他强壮,富有,英俊,拥有着这个时代的人们所疯狂追求的一切,可是他却觉的无聊。无聊透顶。原飞槐抽出一根烟,慢慢的点上,细细的吞吐着厌恶。虽然这两天陈谋没有说他到底怎么了,可原飞槐却是一清二楚。就在今天晚上,陈谋会带着行李,和王梓诏给他的那张身份证,消失的无影无踪。他丢下了对他报以厚望的陈绵绵,丢下了视他为终身伴侣的原飞槐,就这么一个人彻彻底底的消失了。这个陈谋喜欢吃芒果,不爱吃果冻,做事同样大大咧咧,看似不拘小节,实际上,骨子里的血已经冷掉了。…
  • 我五行缺你

    震惊!无辜公务员重生骗子身体,竟是被男人做出这种事……风水界里都说林逐水无所不知,无所不晓,现在看来,他唯一算错的了,就是他和周嘉鱼的姻缘。周嘉鱼性温,皮薄肉嫩,骨脆髓香。他万万没想到,自己重生后最担心的事,居然是不要惹某人不高兴以至于解决掉。周嘉鱼:在重生之前我一直觉得自己会是个坚定的社会主义接班人,直到我变成了骗子,还遇到个算命贼准的大佬。林逐水:和我在一起不开心吗?周嘉鱼:开心,我开心死了,大佬要是可以别每天思考关于我的菜单我就更开心了。林逐水:不可以。沈一穷听到准备,就喊着说要买糯米,周嘉鱼问他这次打算背几斤啊,沈一穷说至少十斤起背吧。周嘉鱼对沈一穷的身体素质竖起大拇指。  不知不觉,周嘉鱼来到这里已经半年了,从天气炎热的夏天,直到此时降下第一场雪。  飘飘洒洒的雪花落在院子里,不过一夜之间,树梢上,地面上,都覆上了一层赏心悦目的白。  黄鼠狼已经正式升级成了周嘉鱼的围脖,连做饭的时候都不肯下来。最后还是沈一穷强行把它揪下来了,说:“你掉毛掉的…
  • 我原来是个神经病

    《我原来是个神经病》作者:西子绪他砸断了陈千卿的双腿,熏瞎了他的眼睛,将他用铁链锁起来囚禁在屋子里,然后眼睁睁看着他死去,以爱为名的伤害结局终究是悲惨的。  陆正非后悔么?他当然后悔,于是,上天给了他重生的机会。  只不过这一次,他发现自己——变成了陈千卿。陈千卿最近胃口都不怎么样,所以对到底吃什么也觉的无所谓,既然陆正非提议吃牛排,他也就同意了。  其实这种私人聚会一般晚上都是大家一起吃饭,但陆正非心里想着其他的事情,所以拒绝了主人的邀请,选择单独和陈千卿一起吃晚饭——当然,还得不大情愿的带上个徐少仁。  到了餐厅,三人点好了餐。  刚吃完开胃菜,陈千卿就起身去上了个厕所,趁着这个时间,陆正非赶紧和徐少仁商量细节:“你那药带了么?”  徐少仁低头看着喝着汤:“带了。”  陆正非道:“你随时随地都带在身上的?徐少仁……没看出来啊……”  徐少仁笑了:“可是陆正非,我虽然带了药,但是现在需要用药的人是你啊。”半个小时候,陈千卿到达了他们约定的地点,穿…
  • 重生之恃爱行凶

    《重生之恃爱行凶》作者:西子绪原名【剧毒梦境】闻程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被自己的爱人杀死。可当他被杀死之后,才发现郁林飞的冷血不是最不可思议的事,最不可思议的事是——他变成了一只猫。变成猫也就罢了,可为什么他还要被郁林飞给拿回去养?而且还要遭受无数明枪暗箭……神啊,闻程许愿,他只想乖乖的做只猫啊!当昔日爱人的面纱被层层剥落之时,闻程才绝望的发现,原来这一些始作俑者,居然是……如果我不安全度过那个劫难的话,就会从猫妖变成普通的猫,哎呀哎呀,这下可不好了,我急忙去问了我爸,我爸爸说我必须要找到一个有缘人,只有待在有缘人的身边,才能真正帮我化解劫难。”如此狗血的剧情,估计也就只有脑回路和作者一样奇葩的闻程同学想得出来了。郁林飞听了闻程的故事,沉默了片刻,才缓缓道:“然后呢?你怎么变成了何易他家的猫?”“然后。”闻程干咳了一下:“然后我就找到了我的有缘人啦,可是在化解劫难的时候,我遇到了一个黑山老妖,被他达成了重伤,灵魂出窍之下附到了一只黑猫身上,接着我就变…
  • 口舌之欲

    叶千帆在为了渣攻自杀之后才明白了自己所做的事到底有多么的愚蠢。好在上天给了他一次重来的机会,让他重新开始自己的人生。当复活在自杀时的浴缸里,叶千帆发誓,一定要好好珍惜这次机会。然而上天似乎并不愿意让他的太过顺利……眼前这个对食物挑三拣四的男人是在挑战他神经极限么!!!血液在热水的浸泡下无法愈合,叶千帆眼神黯然的盯着自己头上的天花板,弥漫的水蒸气将整个浴室都充斥的烟雾缭绕,叶千帆的眼角突然流出一行泪水。  叶千帆是个孤家寡人,他的父亲和母亲在他三岁的时候就离异,双方都不愿意要他这个负担。法院最后将叶千帆判给了他的父亲。而在此之后,叶千帆的母亲迅速的另嫁他人远走国外,他的父亲也很快组建了新的家庭。  叶千帆在他父亲那里的地位变得尴尬了起来。后母对他并不好,虽然没有明面上的虐待,但是冷暴力却是无时不在。没有人愿意搭理叶千帆,他在家里一个月说过的话不超过十句。  如果一直这么下去,叶千帆或许会落得一个无比悲惨的下场,不过万幸的是………
  • 正能量系统

    季尘埃走后,鲁湘明询问了鲁俞俞一些关于季尘埃的事情,然而鲁俞俞却说季尘埃身上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看起来只是一个普通的学生,如果不是因为这次的事情,她也不会觉的季尘埃有什么背景。听了鲁俞俞这话,鲁湘明沉思了起来,季尘埃既然能知道他在黑道上被悬赏的消息,那肯定有自己的渠道,况且那些人的目标是自己,季尘埃应该不会吸引太多目光。季尘埃在一个小时之后,到达了鲁湘明父亲的单位。他询问了鲁湘明父亲的情况后,得到的答案却是鲁余光和人出去了,不在办公室,季尘埃又打了鲁余光的电话号码,这次不是没人接听了,而是直接关机。季尘埃不好的预感越发强烈,他给鲁湘明打了个电话,说明了情况,就往外走。本来季尘埃是想离开这里,去附近的药店买点药的,然而他拄着拐杖刚走出门口,小七就叫道:“埃埃,附近有坏人。”季尘埃的脚步一顿,问道:“坏人?在哪里?”小七说了位置,季尘埃顺着小七说的地方状似无意的望过去,却发现在路边站了两个人,一男一女,似乎正在交谈。这两人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异样,若不是小七提…
  • 说好做彼此的人渣呢

    《说好做彼此的人渣呢》作者:西子绪谢知味上辈子是个人渣,这辈子还立志继续渣下去。然而渣着渣着却发现,居然有人比他还要渣。谢知味:“谢蛟你放过我行不行?”谢蛟:“呵呵”——每一个呵呵的后面,都有一万个狂奔的渣攻。谢知味从床上爬起来,汗水顺着鬓角留下,他下了宿舍的床,拿了盒烟走到了走廊上面。  烟草的味道总是会让人的神经松弛下来,谢知味站在楼梯上,看着外面阴霾的天空,开始抽烟。  许之山死去之后,来参加他葬礼的人很多。同谢知味不一样,许之山是个真正的好人,他真诚,所以朋友多,他善良温和,所以为他鸣不平的人也多。  谢知味去参加了许之山的葬礼后,便将许之山同他的母亲葬在了同一个墓园里。  谢知味是没有去过许之山的墓地的。他并不是忙,而是单纯的不想去,就好像去了之后,就会让他心中的某些情绪,从种子长成大树,最后将他活活的绞杀。  谢知味被许之山的朋友骂冷血,而他也将冷血这个特质贯彻到底。  没有帮许之山伸冤,没有去扫墓,只是花了些小钱,让这个陪伴他十几年…
  • 末世之杀戮狂潮

    庄别天一直觉的自己就是这个末世的主角——怎么会不是呢?他不但有丰富的物资,还有一个容纳万物的空间,甚至还有一种奇怪的异能。是的,异能。在庄别天重生后的第二天,他就发现,他居然有了异能!虽然他的异能只是最普通的控水,可是这却更加的坚定了庄别天的认为是自己主角的想法。为什么不是呢?他重生了,可以知道别人不知道的事;他有空间,有着用之不完的物资;他有异能,可以抵抗丧尸和敌对的人……庄别天心满意足的开始了自己建造安全区的计划,这样的计划也获得了极大的成功,他成为了这一代最大的一个安全区的负责人。这样的生活,直到延续到唐可知的到来。其实庄别天对于唐可知的了解仅限于这个人是人类最后的希望。就好像每个时代都会出那么几个特别亮眼的人物一样,在庄别天曾经的记忆里,唐可知最后成了人类对抗丧尸的最后手段。可是之后的发展庄别天已经不知道了,因为他已经死了……可是就算公开了又能如何呢?没有一种可以将隐匿在人群里的丧尸和人类分开的方法,王亦白甚至都无法确定他的…
  • 在那遥远的小黑屋

    书名:在那遥远的小黑屋作者:西子绪,第一世的张京墨被陆鬼臼背叛然后关了起来,重生后的他发誓要陆鬼臼血债血偿。然后他重生了,然后陆鬼臼血债血偿了,再然后,他死了。一次,两次,三次,四次,无数次的重生后,张京墨才发现,被陆鬼臼关起来……居然是他最好的结局。屋子里燃烧的灵火,将整间屋子都烤的暖暖的,张京墨进屋后脱去了披风,然后走到了陆鬼臼的身边。  陆鬼臼的神志依旧混混沌沌,他鼻间嗅到一丝雪的清冽气息,原本惶惶的心莫名的就安定了下来。  “蠢蛋。”张京墨唇里吐出这么一个词,但眼神却是温柔的,他取出贝壳,然后又将陆鬼臼手指上的红线取了下来。  陆鬼臼闭着眼,并不能给予回应。  张京墨打开贝壳,贝壳之上出现了一个拇指大的孩童,和一条沉默的趴在地上的黑龙,那孩童见了张京墨,眼泪又开始落下,他叫着师父,师父,看模样似乎在撒娇,而黑龙则是打了个响鼻,似乎在叫小孩不要再吵闹。  张京墨眼里温柔的神色更浓,他道:“来吧。”  黑龙一口张口衔起了小孩,缓缓腾空,朝着陆鬼臼飞了过去…
  • 我有特殊的高冷技巧

    顾千树在穿越之前一直觉的自己过得不错,  在穿越之后却渐渐发现自己的人生简直就是个不能直视的惨剧。  高岭之花有那么容易当么?即使你有特殊的高冷技巧。镜城之所以能存在,就是因为顾家那惊世骇俗的武功,可以这么说,每一位城主,就是镜城的凝聚力所在。  形势越发的尴尬了起来,顾千树却放平了心态,既然逃不了,那么倒不如好好养伤,看看楚天惶和楚地藏这两兄弟到底会出什么幺蛾子。  时间就这么一天天的过去,在被虏来的第六十天,顾千树突然察觉出了自己身体的异样——他被封的内力,似乎有恢复的迹象。  这种迹象出现的极为缓慢,刚开始顾千树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然而很快他便发现,这不是错觉,他的内力真的在恢复!  每一个江湖中人都明白,内力是最重要的东西,没有了内力的武功,便是一个花架子,就以顾千树本人来说,他若是没有了内力,即使对上一个三流的剑客也会落于下风,更不用说面对楚天惶这样的变态了。  察觉了自己身体的变化,顾千树将狂喜压抑在心里,每日依旧看书发呆,居然也没…
  • 遇到你很高兴

    《遇到你很高兴》作者:西子绪在感情上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陆忍冬遇到了冷感的苏昙。所有人都以为苏昙会深陷其中,但只有他们两个知道,陆忍冬才是无法自拔的那个。陆忍冬:我喜欢你。苏昙:哦。陆忍冬:我是真的喜欢你。苏昙:哦?陆忍冬:我是真的真的……苏昙: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我也很喜欢我自己。苏昙表示,你尽管撩,动心了,算我输。车里的气氛并不尴尬,陆忍冬对话题把握的非常好,虽是和许凌睿才见两次,可却丝毫不见冷场。  苏昙这会儿总算是发现之前不想答应陆忍冬邀请的到底是为什么了,看见许凌睿和陆忍冬的相处模式,怎么那么像见家长呢,而陆忍冬正在认认真真的讨小舅子欢心。  苏昙重重的拍拍自己的额头,告诉自己这是幻觉……  到了陆忍冬的住所,苏昙看见别墅外面的院子里已经摆起烧烤架了。陆研娇奄奄一息的躺在椅子上,旁边蹲着一脸鄙夷的洋芋。  见到他们回来,洋芋高兴的前来迎接,陆研娇也总算是恢复精神,爬起来大声道:“你们可算是回来了,再不回来,我都要被这条狗欺负死了——”  洋…
  • 重生之斩尾

    被父亲杨昊逼上绝路的杨擎宇在醒来之时却发现自己变成了一条人鱼。  海中的生活让杨擎宇无望,然而大意之下被人类捉住的他又会经历怎样的磨难。  作为儿子的他看到的是父亲冷酷的一面,可当变成了人鱼却发现原来这个父亲竟也可以如此的——。  杨昊看着杨擎宇轻笑:你若是人,我便折了你的腿,你若是鱼,我便斩了你的尾。穿着一身黑色的休闲装的阿德里安很清楚杨昊这么做的理由,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势在必得的人鱼就这么从眼前消失不见!  被杨昊破釜沉舟的行为弄了一肚子的气,阿德里安冷笑着朝杨昊打招呼:“杨先生,好久不见啊。”  “好久不见。”似乎看不到周围对着自己的枪口,杨昊理了理刚才因为逃跑而变得有些凌乱的衣物,从容不迫道:“怎么有这个闲心到中国来?”  “当然是来谢谢您的款待的。”阿德里安说的绝对算得上咬牙切齿,他看着眼前这个即使在这样的情况下也那么冷静的男人,意外的感到了一种难以描述的愤怒:“我家老头子让我代他谢谢您这几个月对布莱尔家族的关…
  • 孤独患者

    “是发烧引起的中耳炎,先住院观察几天吧。”穿着白色病服的医生一脸责怪:“你朋友不要命你也让他不要命,啊?,烧到40°也不把人来医院??!我就烦你们这些年轻人不把自己的身体当回事,烧出事来了吧,我告诉你,你别以为这病好治,要是严重就真的以后只能戴助听器了,才多少岁,你以为戴个助听器好看么?!!真是,都不知道怎么说你们好,先去办理住院手续!”萧翟的手背插着点滴,他用另一只手挡住眼前的光,像是要把自己与这个世界隔离开来。陈尚站在门口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呼吸猛的一窒,他狼狈的摸了一把脸,推门而入。“萧翟,好好休息。”陈尚对着萧翟说道。萧翟自然是没有反应,他压根听不清楚陈尚在说什么。陈尚在萧翟床前站了片刻,就像有些忍受不住什么似得转身就走,慌乱之中将水杯碰掉在了地上也没注意。萧翟就像是没有看见陈尚,他一动不动的保持着这个姿势,直到一支手将他的手紧紧握住,他看见一张熟悉的面孔。“哥……”萧翟喃喃,忽然觉得有什么东西从眼角流下。“艹他妈的!!!!陈尚那个贱人!!!!!!!!!!”此刻的萧逸简直像一头…
  • 为了和谐而奋斗

    《为了和谐而奋斗》作者:西子绪文案:受:我单身的原因是我沉迷建设社会主义。攻:我单身的原因是我遇不到你。然后他们相遇了,白罗罗终于可以将和谐的种子,洒满整个世界。秦百川:来,再往我这边撒点。这是一个受致力于用爱感化全世界最后自己化了的故事。昼眠哪会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但他的确很需要这块玉,所以便点点头,说:“好。”  吴全贵闻言大乐。  林昼眠将玉拿起来,放进了自己怀中,道:“既然事情已经结束,那林某就先告辞。”  “林大师,您给我个面子一起吃顿晚饭吧。”徐入金苦笑,道:“况且您帮了我这么个大忙,我还没有给您报酬呢。”  “不必了。”林昼眠道,“要谢就谢吴先生吧。”  没有吴全贵的玉,林昼眠甚至都不会出现在A城。  徐入金闻言苦笑,想说什么,又住了口。  林昼眠态度冷淡,徐入金也不好再说什么,但还是坚持开车把他们三人送到了酒店,并且表示明天去机场的时候他一定要来送行。  林昼眠点点头,算是应下了徐入金的好意。江潮听着没说话,从怀中掏出一根烟慢慢的点…
  • 你看见我的鸟了吗

    陆妍娇养了一只叫做乌龟的鹦鹉,一人一鸟相亲相爱,情比金坚。某天,陆妍娇的楼下突然搬来了一户邻居,没过几日,陆妍娇居然发现自己的小可爱竟是叛变了。于是她的日常,就变成了天天扯着嗓子往下喊:“贺竹沥,你看见我的鸟儿了吗?”久而久之,小区里开始谣传——一女子长期对邻居耍流氓。陆妍娇:“……贺竹沥你给我等着!!”贺竹沥却是不动声色,仿佛毒区对他毫无影响。  先动耐不住的人,总是死的比较快,Gas从屋中跑出来企图攻楼的那一刻,就注定了他已经败了。  一声清脆的枪响,gas的脑袋上爆出了一簇血花,他的人应声倒地。这场双人solo也在此时结束。  Gas取下耳机,微笑着对贺竹沥道:“你运气很好。”  能在这种小城区里捡到98k加高倍镜,是非常不容易的事。  贺竹沥哪里会听不出Gas 语气里潜藏的不甘心,也对,如果gas也有狙,也不至于那么着急,他淡淡的笑了,回了一句:“运气也是实力的一种。”贺竹沥的表情有一瞬间的停顿,但很快他就拿起了属于自己的剧本,神情变得不耐烦起来:“我不是让你别说…
  • 快穿之完美命运

    到了目的地,陈立果才发现约定的地点居然是富人的住宅区,他下车之后,还有点惴惴不安,他说:“莎莎,我好不安,好怕他对我做什么。”  柳莎莎说:“别怕,我会保护你的。”  陈立果:“莎莎你最好了。”  柳莎莎真的觉得,自己自从做了陈立果的经纪人,已经完全从女汉子变成了绿巨人,她甚至还专门去学了格斗,就是担心有一天陈立果会被别人欺负,而没有还手之力……  柳莎莎说:“让我结实的肩膀,为你撑起一片天。”  陈立果:“……”讲道理,这个世界的女孩子,总感觉哪里不太对劲,孙青青的阳刚之气就是被柳莎莎吸走了吧?!  进屋之前,柳莎莎还不忘叮嘱陈立果,把电话开着放在兜里,她在外面待命随时准备冲进去救人。  虽然她说着这话的时候,听起来听像是在开玩笑,但玩笑之中,也带了几分认真。  毕竟以陈立果现在的咖位,根本不需要做出卖身体的事。  陈立果走进去后,便看到一个男人坐在沙发上,似乎正拿着剧本在看,听到陈立果的脚步声,头也不抬的道:“坐。”  陈立果走到男人对面坐下,发现这人有些…
  • 凯撒革命

    《凯撒革命》作者:西子绪文案诺尔森·多诺顿。人们总是将这位多诺顿王朝的创始人称之为海妖之王。他的一生跌宕起伏,充满了各式各样的阴谋诡计,完全可以写成一部最传奇的宫廷斗争史。自幼不被父皇喜爱的他,却利用自己的智慧和权谋,将皇位斩获马下。就在这样混乱的精神状态中,戚唯冷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这一觉,是极为不安稳的,戚唯冷也不清楚自己梦到了些什么,他只知道,自己全身都在疼,而且疼的厉害,就像骨头被从身体里抽了出来,肌肉被什么东西凝固了起来。颠簸的感觉让戚唯冷迷茫的睁开了眼,当他看清楚了自己头顶上的遮蔽物时,才发现事情似乎有些不对劲。“怎么回事?”戚唯冷坐起来之后,惊恐的发现自己居然被移到了行进中的马车上,马车的窗户被封死了,车帘也变成了一扇铁做的小门——他显然已经离开了雷诺斯的那艘船。“有人么!!”用力的拍打着铁门,戚唯冷一抬手就看见了自己手腕上的铁链,他的心渐渐的沉入了下去……毫无疑问,他现在的处境,和凯撒有着莫大的联系。五月本该是戚唯冷最喜欢…
  • 幻想农场

    被辞退的陆清酒终于决定回到了老家种田。  起先,他养了一头猪,然后他发现猪会做的高数题比他还多。  接着,他养了一群鸡,然后发现自己的战斗力等于十分之一鸡。  最后陆清酒终于发现这个老家好像哪里不太对劲……特别是他身边某个天天对着两眼放光的某个人。  陆清酒:“你到底是在对我手上的麻辣干锅流口水还是在对我流口水?白月狐所有的注意力都在食物上,根本不关心陆清酒在怎么折腾自己的头发。  坐在陆清酒旁边的尹寻看着二人互动,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敢这么动白月狐的头发,他真怕白月狐扭头对着陆清酒就是一口……不过话说回来,白月狐都同意了陆清酒碰他的鳞片了,那梳理头发好像也没什么关系。  这么想着,尹寻便坦然了。  陆清酒给白月狐弄好头发之后才开始吃饭,不过肉这东西,向来都很管饱,再加上为了照顾白月狐,这一桌子就没个素菜,他们四个很快就吃饱了,最后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白月狐继续往嘴里塞东西。  食物进了白月狐的肚子,却好像进了永远填不满的深渊,他没…
  • 反派邪魅一笑

    沈飞笑在母亲死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以为自己今后的生活都是那样了,被继母和同父异母的兄弟欺负,被家中的下人蔑视,吃着别人吃剩下的残羹冷炙,无论春夏秋冬都睡在只有一层薄薄单被的硬床上。他知道自己讨厌这样的生活,但是却没有改变的力量,一个几岁的瘦弱小孩,能有什么办法去逃离生活的折磨?改变来临的时候,沈飞笑还有些不敢相信,他看着面前那个仙风道骨的老人,默默的将手伸了过去,周围的人群里看着他的全是不屑的目光,还有刺耳的窃窃私语。“就那个小杂种还想修仙?做梦去吧!我儿子都没能被选去,就他?!哼!”“真是浪费时间,仙师还不如用这点时间来我家看看呢。”“杂种的儿子能修仙?哎哟……别笑送人了。”沈飞笑听着这些声音,觉的有把火在胸口烧着,他死死的咬着牙,忍住了想要咆哮的冲动……现在还不是时候,他必须要忍,必须要忍下去!捏着他骨骼的仙师抬起头看了他一眼,然后对着他说出了一句改变他一生的话:“中等灵根,也不错了,和我一起回去吧,下一个。”沈飞笑不动声色的应承,却没有对此发表任何…
  • 死亡万花筒

    《死亡万花筒》作者:西子绪,那是一座山中的小村,被层层叠叠的繁茂树木隐匿起来。  通向村庄的只有一条小路,因为刚下过雨,小路泥泞不堪,走在上面需要格外的小心。  林秋石和一个高个姑娘走在小路上,这姑娘似乎是个混血儿,眉深目阔很是漂亮,她个子很高,甚至还要比林秋石要高一些,身上穿着身不合时宜的长裙,眼睛里裹着充盈的泪水,姑娘轻轻抽泣着,小声道:“这里到底是哪儿啊?”程一榭的嗅觉非常灵敏,嗅到这种味道后便开始低低的咳嗽,无奈之下只能拿张湿毛巾盖住口鼻。  林秋石和阮南烛本来没打算出去看的,但是就在他们躺在床上,强迫自己入睡的时候,走廊上却再次出现了响动,这次是女人凄惨的尖叫声,发出叫声的位置,便是刚才那个砸碎镜子的姑娘所在的房间。  “啊啊啊——”凄厉的惨叫在寂静的夜晚里显得格外刺耳,林秋石透过猫眼看到那个姑娘挣扎着从自己的屋子里跑了出来,她的表情痛苦极了,跌跌撞撞的模样好像下一刻就要倒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  阮南烛出现在了林秋石身后,他伸出手轻轻…
  • 重生之血腥荣耀

    《重生之血腥荣耀》作者:西子绪被最爱的女人亲手杀死的那一刻,李峤发誓若有来生一定要珍惜爱他至深的陆安晏。重生在末世的血腥世界,又该怎样维系自己的誓言?杀戮是为了生存而开始。到达门那边的路上,又铺满了怎样的荆棘。一台跟自动贩卖机非常相像的机器,李峤看到自己前面那个人在输入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之后,相应数量的粒子就飘离了他的身体进入到机器之中,简直就像是机器的另一头通向其他世界一样!然而一想到陆安晏的伤势,李峤就不再停顿,他用贩卖机上的键盘输入了外伤伤药几个字——真他妈的贵,李峤看着起码有一千颗的粒子从自己的身体之中飘了出来。拿到了药,李峤不敢再在这里多呆,他快速的从市场离开想早点回到处所。然而天不从人愿。李峤看到贩卖机时惊讶的表现,和飘出的大量粒子都给了有心人一个错觉——一个毫无经验的肥羊。博达是这个小市场的一霸,自从刘彦被杀之后他就接替了刘彦的位置,李峤的面孔很生疏,没怎么见过,可能是外地来的新人……这种在本地无依无靠的人,简直就是…
顶部
<thead id='RNyaVrS'><var></var></thead><s id='yYDCjHED'><fieldset></fieldset></s>
    <i id='XNk'><var></var></i>
      <blink id='GxLsn'><del></del></blink>
        <blockquote id='fjCe'><var></var></blockquote><thead id='VVCC'><option></option></th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