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子情作品集

西子情作品集在线阅读

西子情,天津蓟县人,女作家,大学毕业后遂执笔文坛,于2009年11月25日入驻潇湘书院,2010年签约潇湘书院从事写作事业,现为潇湘书院金牌作者。 已出版作品《妾本惊华》《卿本惊华》《纨绔世子妃》《京门风月》《粉妆夺谋》《青春制暖》(永久免费现代文)。现今正在写她的新小说《花颜策》西子情因对文字的喜爱和少时的梦想,大学毕业后遂执笔文坛,于2010年签约潇湘书院从事写作事业。和阅读十二星座名家之一 ,天津作家协会会员。 以文笔清新华丽,情感细腻,精彩起伏的故事情节和独具一格的写作手法得到广大读者的喜爱。 2012年荣获潇湘书院年度“优秀出版图书奖”。 2012年携《妾本惊华》做客北京电视台《成长在北京》节目。 2013年荣获潇湘书院年度“风云人气奖”,同年做客中国移动阅读直播间。 2014年《纨绔世子妃》、《妾本惊华》同时签约张芷溪工作室,目前《纨绔世子妃》电视剧剧本已完成,预计2016年年底开机! 2015年《纨绔世子妃》获得潇湘书院2014年度古代经典奖。 2015年《京门风月》影视,网络剧,游戏版权均已售出。 2015年受邀成为以“创作和阅读,下一个大神就是你”为主题的首届中国互联网文学联赛导师,该联赛是中国互联网文学领域目前为止规格最高,参与面最广的大型联赛。 2015年6月23日受邀出席由中国作协组织的网络作家“走进抗战历史”采访采风活动。 同月29日,在江苏盐城采风时作为大咖作家接受盐城晚报记者专访。 2018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她是东璃国名声狼藉的草包废物,废物名声早已经胜过了东璃国第一美人的名声。 人人只道丞相府凤三小姐窝囊柔弱,殊不知她锦绣中藏有乾坤,腹中惊才不输于天下男儿。 大婚之日被痴恋四年、自小订婚的璃王未嫁先休,心灰意冷、葬身荷花池,却谁料祸福同至,破茧化蝶,惊华重生。 重生后的她一改以往隐忍柔弱,锋芒毕露、冷心绝情,竟惹天下诸公子纷纷追逐。 一时间,天下烽烟乱起,时局云谲波诡,暗潮涌动。天下之争演变为红颜之争。 一盘乱世棋局,一曲琴箫合奏,一袭白衣如雪,一袭蓝衣似水,一袭墨玉锦袍,一袭紫衣滟华,共同开启了这乱世篇章。 十里锦红铺满锦绣繁华,铁血马蹄演绎江山如画。但看繁华落尽,江山谁主沉浮,谁人倾尽天下,只为她绾发画眉……“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凤红鸾温婉端庄,知书达理。璃王温文尔雅,谦恭有礼。实乃是天作之合。朕特此赐婚凤红鸾为璃王正妃,璃王终身不得休妻。钦此!”   凤红鸾手执圣旨,站在璃王府的大门口,居高临下的看着跪在地上锦袍玉带的俊美男子,面无表情的宣读圣旨,言罢道:“璃王接旨吧!”   “臣接旨!”俊美的男子死死的看着凤红鸾,一脸铁青的接过圣旨:“谢主隆恩!”   “王爷先别急着谢恩,皇上还有第二道圣旨呢!”凤红鸾看着一脸铁青的俊美男子似笑非笑,缓缓拿出第二道圣旨,依然面无表情的宣读。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凤红鸾救驾有功,朕心甚喜,特封为御妹。御妹言不喜璃王,另有意中人,朕不忍拆散良缘,特准其休夫,另择佳婿。钦此!”   两道圣旨读罢,男子一脸盛怒阴沉的看着女子,女子则是笑颜如花的看着男子:“王爷,恭喜恭喜!同喜同喜!

代表作品妻子太忙不是错

推荐作家

西子情小说全集
绿色标题的书籍为代表作著名作品共10本
  • 妻子太忙不是错

    妻子太忙不是错 作者:西子情 作品简介 风云轻从做了风府七小姐开始,就有了人生第一个想要为之奋斗的目标——那就是立志将天下美男收进她的藏娇阁。    无论是王孙公子,还是布衣贫民,只要是她看上的,就跑不了。日日为收服美男而忙碌不停——   风云轻见他点头,仰起脸,抬头看着半空中依然打斗的难舍难分的六人,伸手入怀,掏出一个黑色的丸子,随手一扬,一团黑色的烟雾顿时飘散在半空,在黑色烟雾的中心盛开一大朵桃花。 风云轻看着那朵桃花盛开,对着玉无情道:“你还记得你刚才说的话么?” 玉无情睁开眼睛,看着风云轻,目光定在半空中的那朵盛开的桃花上。白如冰的面色没有一丝变化的点点头。 “一年之内,你属于我,一年之后,我放你自由!”风云轻轻声道。一张倾城绝色的小脸惨白,一双眸子平静如湖面。一年的时间,估计她也该部署好了。 玉无情一双眸子瞬间闪过什么,不语。 终于有一天她发现自己实在忙不过来的时候,猛然回头,原来藏娇阁已经人满为患了…
  • 夫君太坏谁的错

    “怪不得的,原来是这样!”小男孩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看着冷情,又看了看一脸伤色的秦茗玥:“那我看你还是准备后事吧!既然是麒麟虎爪抓伤的,就是大罗神仙来了也救不活他,我家公子又不是大罗神仙,即使他回来也是救不活的。”心再一次的跌入谷底!秦茗玥刚有丝微光的小脸再次的沾染上了死气,小男孩看着冷情连连的叹息摇头,像个小大人一般。怜悯的看着冷清的脸:“可惜了这副好相貌了,和我家公子有的一拼的。不过他死了也好,省的和我家公子抢人了,不过说你这个女人,除了武功好点儿,也没什么好的,不知我家公子为什么会对你……怎么又来人了……”小男孩还絮絮叨叨的说着,听见前院一阵马蹄声停下,接下来便是脚步走进来的声音,止了话,皱眉。小男孩抬步向前面走去。听见熟悉的马蹄声,还有熟悉的脚步声,秦茗玥的小脸一变,起身站了起来,一把就拽住了刚要走的小男孩:“一会儿无论见到什么人,就说没人来过。”小男孩一愣,秦茗玥继续道:“暗室!你们的暗室呢!赶快给我打开!”“你这个女人不会是犯事儿了吧?”小男孩看…
  • 卿本惊华

    《卿本惊华》是潇湘书院大神西子情代表作品《妾本惊华》的完美终结篇。2012年6月,网络小说《妾本惊华》上卷分上下两册由江苏文艺出版社出版同名实体书;8月,《妾本惊华》下卷分上中下三册出版,因十八大召开之故,书改名为《卿本惊华》。 妾本惊华,卿本惊华(套装共3册):太子府,锦红高挂。劫婚,夺人,他精密筹谋,将乾坤扭转! 百花宴,重重杀机。桃花舞,生死阵,她惊才绝艳,技高一筹! 庙堂之高,父不亲,子不仁,他誓言今生只娶一人;江湖之远,天水渡,巨石岛,重重险阻,她携手与他同进退。 蓝雪天变,她挥剑斩情丝;秋试惊闻,她幡然醒悟;云山梅苑,她一剑伤情。是绝情弃爱,还是隐忍筹谋? 北山猎场,相逢陌路;春年夜宴,针锋相对;花灯繁华,星火燎原。是锦红高挂,还是沟壑成尘? 总也是他的太子妃,提前行使权力而已。 蓝澈很霸道,凤红鸾凤目一冷,闪过一道厉芒。目光定在她被蓝澈强硬抓住的手腕上,睫『毛』垂下,遮住眼中的神『色』,没有打开蓝澈的手,而是随他下了车。 蓝澈顿时心中一喜。更是确定如今东璃非他蓝雪不可了。凤姐姐总…
  • 粉妆夺谋

    房门打开,苏风暖和叶昔闲适地坐在桌前,书房内没生火炉,十分之清冷,但那二人像是不惧冷意,面色随意,待的舒服。苏风暖正一手拿着茶壶,往一个空茶盏里斟茶,见到齐舒,先笑道,“郡王看起来受惊不,过来坐,喝一盏热茶,压压惊。”齐舒平复下心中的焦躁,走上前,对二人拱手,“叶昔兄,苏姐。”话落,他缓缓地坐下,端起苏风暖新倒的热茶,喝了一口,放下道,“苏姐应该知晓我的来意。”苏风暖笑着点头,对他道,“郡王不必焦躁惊慌,平郡王不会被斩首的,你大可安心。”只这一句话,齐舒顿时放下了一半的心,看着苏风暖,又拱手虚心求教地,“请苏姐直言。”苏风暖也不隐瞒,对他道,“十年间,三大赈灾重案,无数案,朝野上下,真正要清算的话,没多少人是真正手脚干净的。皇上难道真都杀了?武百官,如今揪出二十几人。二十几人都杀的话,朝野上下会血雨腥风一片,定然会导致朝局不稳,自古以来,以杀止贪,下下策。”齐舒道,“可是如今人已经推到午门外了!”苏风暖笑着,“你不必心急,推出午门外,还能再放了,只要刀没落下,就不算没活路。这时候已经有人去…
  • 京门风月

    “谢氏太大,这么多年来,皇上屡屡不容谢氏,近年来,吞了谢氏米粮,还不知餍足。如今,更是已经将谢氏当做眼中钉,肉中刺,这是大家众所周知之事!”谢云澜缓缓开口,“忠勇侯府鼎立于谢氏之首,皇权一旦发难,为忠勇侯府试问其罪!若是株连九族,那么咱们在座众人,都是九族之内。谢氏就会一朝连根拔起!尸骨成山,血流成河!南秦再无一人姓谢!”众人闻言面色大变。谢云澜见开门便敲山震虎成功,便缓缓吐出一个消息,“侯爷有分族分宗的决定,也是迫于无奈。北齐王和王后生有一子,谢氏盐仓的叔叔代养二十年,就是谢云继。如今,他失踪了!大约是被人挟持去了北齐。若是皇上一旦得到消息,拿此事发作。那么,诸位想想,轻则是什么罪,重则是什么罪?在皇上有意除去谢氏之时,会定个什么罪!”众人闻言瞬间血色全失。其中一人惊呼,“谢云继竟然是北齐王和谢凤的儿子?”忠勇侯此时点头,“不错!云继是凤儿的儿子!我的外孙!当年凤儿嫁入北齐,玉家势大,玉太后和玉贵妃姑侄联手,凤儿孤身一人,无奈之下,她暗中将孩子送回了谢氏,得以保全血脉。”谢氏…
  • 红尘醉挽柔情

    淡淡的月光下,一素手抚琴,一凝神静听,两个白衣的身影渐渐的融合在了一起,白衣如水,月光清华,温情脉脉,相思绵绵,萧寒玉弹着弹着,渐渐的痴了,燕揽月看着看着,如仙的俊颜也染上了凡尘之色。王府的花园静静的,万花羞萌,万物酣眠,万籁俱寂,万缕柔情绵绵散出,琴音时而悠扬,时而低回,飘荡在王府的各个角落,飘扬出王府的高墙大院,飘山过海,一路飘远。相思恃长,相思无限,是谁相思了谁?是谁归去了谁?最是相思才是离别,最是离别才是无奈。夜如此静,心也如此静,萧寒玉不停的弹着,过往的画面一一浮现,那些曾经交织的面孔,那些曾经又离别的面孔,相思最是离别时,可是当时哪堪想到会是今日之相思?忽然,一缕箫音缓缓从天外飞来,清清冷冷,孤孤单单,试探着,索寻着,靠近着,纠缠着,缓缓的,慢慢的,轻轻的,柔柔的注入了琴音里。萧寒玉一惊,手不由的轻颤了一下,一个错音泄了出来,微低着的头猛然抬起,双目盯向远方,远方只是一片暗色的夜。箫音似乎感觉到了琴音的不专心,不停的牵引着琴音,萧寒玉微微的稳了稳心神,琴音随着箭音其后,缓缓的融入。夜…
  • 妾本惊华

    玉痕刚走不远,杜嬷嬷突然出现,对着青蓝、青叶道:“两位姑娘请!”青蓝、青叶紧咬着唇瓣,看着玉痕的背影。玉太子是要她们来控制小姐?若是她们此时死了,是否就不受玉太子控制了?“即便你们死了,只要在我手,你们的主子怕是连尸体也会要的。”玉痕声音再次飘入青蓝、青叶耳边。青蓝、青叶顿时放弃了死的念头。小姐是的确会如此的。玉太子实在太过可怕。对于小姐,如今便不再念一份情谊了么?她们很想问,但见玉痕上了马车,落下了帘幕,终是没敢问出来。杜嬷嬷做了个请的手势,蓝翎不敢再拦。青蓝、青叶只能跟着杜嬷嬷身后跟上了玉痕的马车。直到玉痕的马车消失了踪影,蓝翎对着蓝雪仪仗队吩咐了一句,身影一闪,向着皇宫而去。蓝雪仪仗队得了蓝翎的吩咐,重新回了蓝雪在西凉的使者行宫。随着一行人离开,别院门口陷入了静寂。在这一所别院背街一角,有两个身影隐在一颗参天的榕树上,浓密的枝叶遮住了二人的身影,就连衣衫也『露』不到一丝缝隙。二人目光齐齐的看向别院内。正好将别院每一处情形尽收眼底。…
  • 青春制暖

    孙品婷见苏昡车走远,一把拽过她妈妈,小声说,“妈,我怎么从来不知道咱们家和林深他们家关系还不错?”“林深爸爸活着的时候,和你爸爸关系不错。他妈妈能够嫁给他爸爸,是你奶奶当初给介绍的。林深妈妈是你奶奶上山下乡时一个老姐妹的女儿。在你小时候,都来过咱们家。只不过,你不记得了。后来,林氏倒闭,他妈妈能够保下一个公司,还是你爸爸插手帮的忙。她为了公司,呕心沥血,得了病,养了几年。这几年,每年过年的时候都来看你奶奶,你放寒假,疯玩没了影,不在家,没碰上而已。这次是听说你奶奶病了,赶上林深周末,就来了。”婷婷妈解释。孙品婷嘟囔,“这世界可真大,又真小。”“你这孩子,嘀咕什么呢?进去吧!”婷婷妈转身进了门。孙品婷暗自腹徘两句,也进了屋。苏昡将车开出小区后,偏头看了许爰一眼,笑着问,“你是回学校?还是回家?我先将你送回去。”“不用你送,将我放在前面地铁口就行。”许爰看了一眼手机,两点,“你忙你的去吧!”“其实公司没什么要紧的事情,晚些处理也一样。”苏昡说。许爰扭头看他。苏昡微笑,“…
  • 纨绔世子妃

    云浅月顿时觉得天空无比灰暗,她看向云老王爷,云老王爷对她点点头,她腾地站了起来,恼怒地瞪着容景,“那你怎么不早说?你要是早说的话,我打死也不代替他下!”“臭丫头!”云老王爷顿时怒骂了一句,“你羞不羞!就这么想和他洞房?”云浅月脸一红,有些羞愤地道:“自然想!”云老王爷狠狠挖了云浅月一眼,胡子一翘一翘,骂道:“没出息!”云浅月哼了一声,红着脸不说话,是有些没出息!但她哪里知道两个人打这个赌?还以为是这糟老头子闷了,找容景来下一局平常的棋呢!容景伸出手臂一勾,将云浅月拽进怀里,揽住她纤细的腰肢,看着她羞愤的小脸,忽然埋在她肩膀上低低笑了起来,笑声愉悦。“你笑什么?”云浅月红着脸问。“云浅月,原来你这么想我啊!”容景笑意浓浓,连声音似乎都如歌唱的音符,有些涓涓暖意和沉沉的醉意。云浅月本来羞愤,如今红如火烧,听到容景的笑声和话语顿觉有些没面子,忽然用力撞了他身子一下,退出他的怀抱,转身就往外走,愤愤地丢下一句话,“容景,你想要洞房花烛,门都没有!”容景笑声顿停。云浅月想着什么叫做老不知…
  • 花颜策

    花颜眉峰一凛,想着果然如她所想,怪不得一路来京城五百里内看不到一个流民,合着是在兆原县被县守将流民截住了。她心里又冷了冷,想着北地路远,云迟在京城鞭长莫及,只收到了鱼丘县大水的密报,却没有收到凤城大水的密报,可见如今北地官官相护到了什么份上。她本来想着到了北地再动手,如今看来是要在这兆原先开一刀了。来到兆原府衙,府衙门前冷清,一个人都没有。那头目早已经派人回来禀告,如今不见县守老爷人影,立即对花颜和安十七说,“公子,姑娘,请稍等,卑职去喊我家老爷。”花颜摆摆手,却也没在门口等着,而是下了马后,径直走进了府衙大堂。兆原地方虽小,府衙倒是修建得气派,府衙大堂十分宽敞,只是过于安静了。整个府衙内,似无人办公,府衙也没什么人。采青又在花颜耳边小声说,“据说这几日衙门的人都被派出去抓人了,见着北地来的流民就抓,衙门里要告状,也找不到青天大老爷。”安十七小声说,“北地距离京城千里,如今此地距离京城五百里,可见北地有些人的手伸的够长,竟然伸到了兆原。拦了流民进京的路,这…
顶部
<person id='lKa'><fieldset></fieldset></person><i id='UMdscAbh'><label></label></i>
<acronym id='JKkf'><person></person></acronym><em id='OkU'><blink></blink></em>
<var id='OlJq'><span></span></var><b id='EuTPTyP'><em></em></b>
    <tt id='ZKgpFgxx'><marquee></marquee></tt><option id='TOc'><span></span></option><dir id='QHmiRG'><s></s></dir><pre></p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