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小七作品集

乐小七作品集在线阅读

乐小七,【晋江文学城】作者,代表作《老婆威武》《贵妃驾到》《我的女王》韩宝琦短短一句话,就把堂嫂的注意力集中到女儿身上。而每每提起这些,她总扯火:“别说了!你以为我想那么小就把她丢到托儿所?还不是因为我那婆婆!”堂嫂悄悄看了自家老公一眼,然后把椅子往韩宝琦旁边挪了挪,小声说:“真的没见过有人这么偏心的,帮大哥带孩子就行,帮我们就不!我家潼潼那会儿连路都还不会走,我婆婆宁愿闲赋在家也不帮衬一下。所以宝琦我告诉你,女人呀,真的不生儿子不行!你没有儿子,就会被人瞧不起!我嫁入了唐家十几年,真的深有体会,要不是我现在生了儿子,我想我下半辈子都抬不起头做人!”   话题一下子又被扯回这上面来,这个堂嫂也算是个厉害的角色,韩宝琦挠挠头,讪讪地笑,想以笑把话题掩过去。堂嫂可不依:“你别当我开玩笑!你知不知道,十多年来,我为了生儿子,真的什么方法都试过,钱都花几十万了。中棋你说是不是?”   中棋是堂哥的名字,堂嫂叫了自家老公一声,正在闲聊的兄弟俩被分散了注意力,堂哥马上附和:“对啊对啊!什么生子偏方,什么大医生看了不少。”不满就说出来嘛,为什么要装?莫非她也戴着脸具做人?这下霍允庭对她的兴致更浓,直想做点什么把她的真性情迫出来。结果几番交锋后,她终于沉不住气,待淡容一走开,锋利的小爪子就露出来了。   “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当她吐出这句话时,他忍不住就笑了。看吧,这样的她可爱多了。故意倾过身去,痞痞地问:“你对我似乎有意见?严格来说,我们才第一次踫面,对吧?”   “不是有意见,而是……”她摸着下巴,墨黑的眼珠子转了转。大概是察觉到自己刚才太无礼,心急地说:“哎呀,谁叫你追我嫂子?”   “嫂子?淡容是你哥老婆?”他挑挑眉,故意逗她。   “差不多了,所以……你就死心吧!”   真是个单纯的孩子,所有情绪都写在表情里。霍允庭不禁莞尔,眼底笑意更深。医生说这是正常现象,各人的身体机能不同,有人完全没有孕娠反应,有人就很厉害,说不出原因,但通常三个月后就会消失。 算算还要再受一个半月的苦难,霍晶铃就想撞墙。 日子过得冗长而苦闷,每天不是躺着就是坐着,多走一步都受到限制。阳光只能隔着玻璃窗去感受,她想外出,想尽情的跳跃。 越躺越头昏眼花,她索性从床上起来,慢腾腾的朝靠窗边的贵妃椅移去。 合着的门板毫无预警的被人推开,一道声音叫过来:“你要去哪?” 霍晶铃不理会他,继续移动无力的步伐。冷不防一只强而有力的手臂伸过来,扶住她的腰肢。 “不用你管!”不知哪来的蛮劲,她把他推开两步之距,身体却因此而后退,在跌倒之前随即又被他拉住。 “小心!你现在可是怀了孩子。”

推荐作家

乐小七小说全集
绿色标题的书籍为代表作著名作品共10本
  • 熊出没注意

    熊出没注意 作者:乐小七 文案: 与沈默被关小黑屋时,熊青木忍不住问:“我以为私家侦探都像福尔摩斯那样有型有智慧?” 沈默凉凉地扫了她一眼:“我也以为女人都像安吉丽娜那样有美貌有身材。” 熊青木一噎,久久才说:“所谓一白遮三丑……” 沈默撇了撇嘴角:“一胖毁所有!” (简单来说,就是熊大与光头强“相亲相爱”的历险故事。本文基本不会虐,走轻松甜文路线,绝对是炎炎夏日的消暑良药!)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欢喜冤家 职场 甜文熊青木握紧拳头,心想要是你走慢半步绝对会让你笑不出声。 整个上午无事可做,熊青木也不肯回家。反正她就回来上班,没事做也白支份薪水!浩哥后来出现了几次见她在并未召见,十一点没到便携着小金应酬去了。 快到午饭时候,内线电话响起。熊青木抓起话筒,听到一道温柔的声音:“熊小姐,我是董事长室的秘书方怡,吴董事长有事找你,请过来一下。” 董事长找她?熊青木愕然,到听到话筒里响起急速的&ld…
  • 老婆威武

    最近小朋友灵感如尿崩,一套套的连环画如雨春笋般完成。不但图画内容与某些细节部分表现得活灵活现,还有配套的文字。只是小孩子哪会写字,所以只好由她口述,让妈妈代笔。  孩子有这种创作天分自然值得鼓励,但当你整天被拉扯着要帮忙写字,而耽误了做正经事那就另当别论。答应了给客厅找的灯饰一直没找全,工程木工基本收尾,油漆完成就要进入软装阶段。林林种种的琐碎事得跟进,韩宝琦这些天打开电脑就是在某宝淘东西,一家店一家店的从头翻到尾,看得想吐。偏偏身边还有个小鬼吵吵嚷嚷,严重影响工作进度,她还不能生气,好多时咬紧牙关应了她的要求,还怕态度稍微恶劣会影响她的积极性。  如是这般几天下来,她快要崩溃。所以今晚扔下碗筷后,她立马冲进浴室洗了澡,出来后奔回房间扑上`床,决定早点休息。先睡一觉,半夜再起床做事效率应该好得多。  人已累极,可是合上两眼,却怎么样也睡不着。白天繁忙的时候可以忽略自己的情绪不计,当人静下来,思潮又开始起伏。  这些日子,她几乎每天早上都会…
  • 淡定小姐

    撇开帅气的五观来说,单是那份温柔又不失风趣的幽默,霍允庭的确是很吸引人。论外貌,论家世,眼前这位无疑就是万贵妃口中的优秀男人了。原来她身边根本不缺优秀男人,只是,即使再好的男人,于她何干?想要的那个男人,嘴巴紧得像蚌子般,如果非要强迫才能开口,那还有什么意思?  嗤!你怎么对万贵妃那丫头出的馊主意认真起来了?你真是越来越傻。  “谢谢你的赞美,那我就放心了。看你吃这么少,我还以为自己的魅力大减,让你倒胃口。”霍允庭用手拔了拔额前的发,眼晴清晰露了出来,浓墨般的眼瞳深不见底,唇边浮起一抹若有似无的笑容,很淡很淡,仿佛在嘲弄。  “霍总你对自己也会这般没自信吗?”不知为何,她总认为这人不简单。见识过不同类型的客户,有些人比较单纯,喜怒可直接在脸部表情看出来,如万医生。有些则深不可测,你不轻易看穿他,如霍允庭。表面温柔无害或许只是假像,也可称为面具,他的笑,达不到心坎里去。她从他身上嗅到跟自己相同的气味----冷漠,不同的是,她是切头切尾的淡薄,而他却以面具来掩饰,藏得…
  • 爱,妙不可言

    昨晚她从医院回来的途中便睡着了,他抱她上时也没醒。郝妈妈给她换衣服,才发现她身上还有多处不同程度的瘀伤。他们太轻率,以为她真的只是摔伤了脚。决定了今天要带她去医院再做详细检查,所以叶文远便要求留下。半夜的时候她发烧,吓坏了几个人。还好现在退烧了,她看起来尚算精神。“要上厕所吗?”他问。郝妙没回答,她不能接受,不能接受他在她家。只摔断了一条腿不是吗?还可以走!她不靠人,扶着墙往厕所跳去。叶文远伸手过来要扶,她一挥手,拒绝!冲澡,洗脸,她要自己清醒。不想去问为什么爸妈会让他留下,反正她已经表明,俩人已经分手了!别去想!别想那么多!郝妙不断地往脸上拔水。从厕所出来,客厅内多了夏美。“妙妙,昨晚我们太疏忽了,今天再去医院做个详细检查。”“不用了,我没事。”郝妙摆摆手,夏美拧起眉头:“一定要去,昨晚我给你换衣服的时候才发现你身上有很多瘀伤,万一有什么内伤也好查出来!”…
  • 肥肥向前冲

    于非飞腾云驾雾般飘回公司,拿着杯子到茶水间倒水的时候还在傻笑,被苗同学惯常的嘲讽问候,她都没计较。返回座位,老板把她叫进房间吼了一顿,说她之前做的方案客人一点都不喜欢,她还呆呆地笑着与老板握手。结果被老板轰了出门口,勒令她今天之内重新做个新方案,她乐滋滋的猛点头。  爱情就像坐过山车,本以为无望了,跌到最底点,才一会突然又绕回云端。人逢喜欢精神爽,她整天傻笑不断,连带做事也像打了鸡血般,干脆利落。直到,收到凌宇的短信……  “于非飞,今天要下工地,晚点我自己到你家去。”  妈妈呀!她终于记起,自己还没做的那件重要事情,就是打电话告诉那小子晚上别来。  匆匆忙忙的拔了他的手机,结果显示号码不在服务区内,难道他到荒山野岭去了?那算吧,晚点再找他。  到快下班的时候,新方案终于让老板大人通过,她才记起电话还没打。气也没来得及喘顺,马上再拔他的号码,想不到还是只听到那冷硬的女音提示声。  搞什么鬼?她想了想,于是拔打了某人的电话。  “怎么样?想我了?”某人说…
  • 我的女王

    他注视着那张美丽的小脸,看到有所软化,嘴角微微向上翘。“我如果不识趣点,家里的人恐怕还得继续担惊受怕。”似乎察觉到主人心情不好,这两天佣人做事格外小心,出入也轻手轻脚。“那就是说,你根本不是诚心诚意道歉的?”她眯起眼。“好,是我表达错误,其实我是非常有诚意请求你原谅的。”稍微退一小步,情况就会完全不同,他有所领悟了。“哼!”“下了气明天就要正常上班,工作只有我一个人做不完。”何阮东借口其它,就是不肯坦承跟她冷战的期间,他心里也很不好受,仿佛有石头堵在心房,闷得发慌。“知道我的重要性了?”是他先拉下面,她这下可神气了。“彻底知道了。”他开始觉得,其实她这样子也蛮可爱。“回去,晚餐已经准备好,你再不回来,雪姨说要打你屁股。”他笑着拉她的手臂。“雪姨才不会对我发脾气。啊,痛!”他哪里不抓,偏选中她遗忘了的伤口。听到叫声,何阮东迅速翻转她的手臂,只见白嫩的臂膀上覆着两片纸巾,血渗透了薄薄的一层,原来的白色已染红。“你受伤了?”他迅速把她扯到胸前,带笑的脸色瞬间…
  • 睡不着,醒不来

    如果不是要紧跟着前面的车,又或是后边还有两颗大灯泡,他真想停下来,好好的吻吻她。  笑笑睡了不长的时间,浅眠的她在车子刹停时马上醒过来。  “到了吗?”她揉揉眼睛,迷迷糊糊的样子煞是可爱。  等那两个人下了车后,顾逸终于忍不住,俯身点了点她的唇。“要下车了。”他贴着她耳边轻声说,又咬了她的耳坠一口。  笑笑摸着耳朵,嗔怒的睨他。他像偷腥成功的猫,得意地转身打开车门。  车外是宽阔的海,午后的阳光把海面照得波光粼粼。笑笑被那一片蔚蓝所吸引,禁不住推门而出。远处有海鸥在低处徘徊,偶尔往海面猛地冲下去,再往上跃起,溅起点点浪花。她站在岸边,享受着吹来的微微海风,感到心旷神怡。怪不得要山长水远的开车过来,原来这里有着城市所缺少的大自然风光。  “笑笑!”顾逸从车的那边喊过来,笑笑转身,只见他拿着帽子大步走来。“太阳很猛,戴顶帽。”说完把手上的帽子往她头上一扣,再拍拍她的脸,走回车那边去。  几个男人正纷纷从车上拿东西出来,大袋小袋的,还有手推车,有人正…
  • 无路可退

    短短几十步之距,没足够让她想得太多。眨眼就到门口,转身刚想开口,却发现书房内根本没人。他回房间洗澡了吧?夏子菁颓然垂下肩膀,低头望着自己的脚尖。应该离开的,却神推鬼使的走了进去。书房内收拾得整整齐齐,只有沙发旁边的竹篓子放得有点乱。她打开盖子,里面的小花被子皱成一团,明显是上一次使用过后被胡乱塞回去。她把被子拿出来摺好,再放进去,盖上盖。按着记忆中的位置,把竹篓子推回茶几旁边。弄好后,她跪在地毯上,不知道该干些什么。眼睛一转,目光掠过茶几。摊开的一本财经杂志上,写着这样的标题:地产大王进军饮食行业,叶文昊收购龙的胜利在望!她拿起来杂志坐在沙发细看,通篇下来几乎都是对叶文昊的赞美,说他如何出手快狠准,让龙的毫无招架之力。脑内不禁浮现出何允俐最后消失于风中的画面,那样失落,无奈。夏子菁不是一个多管闲事的人,所以并没答应何允俐的要求,但是如果是因为她的原因……“你在这里干什么?”门口一道声音传来,夏子菁一惊整个人跳起,手里拿着的杂志瞬间掉到地上。叶文昊…
  • 贵妃驾到

    四年前我考上医学院,是家里翻天覆地的一年。我家里把所有能卖的东西都卖了,好不容易才筹上一万块。我爸拿着那仅有的一万元,买了火车票送我来G市。为了让我舒服点,他给我买的是硬卧,而他只坐硬座。到了学校交完学费,就只剩下三千元。父亲拿走500元,剩下2500元给我当生活费,然后乘当夜的火车回家去了。    我还记得他临走前对我说:‘小何,家里为了你,可是孤注一掷了,你绝对不能够让我们失望。等你毕业后当上医生,家里就靠你了!’    看看,我可是背负了全家人的希望。语言不通,水土不服,生活困难,打工累得要死。每当辛苦得想放弃时,我就想到那句话。    我知道你喜欢我,我是有感觉的。每回参加社团活动,总有一双小鹿般的眼睛偷偷观察着我,我只要一回头,那双眼就会即时闪开,然后,就会看到你嫣红的脸。那种感觉,真的太美妙了,它让我那卑微得不能再小的自尊心得到前所未有的满足,所以……    很可笑吧?我也曾经幻想过要跟你在一起,但是,你的世界这么美好,我拿什么给你?…
  • 相亲,结婚(强强)

    秦牧阳很想让她睡个够,可今天是假期的最后一天,他不想把时间都耗在床上。“我去拿电吹风。”    趁他进浴室,叶子薇拎起床边的手机,打开微博编辑内容,刚打完字他就回来。怕他发现被训,简直比做亏心事更紧张,匆匆按下发送反转手机,跳下床接过电吹风,说自己到浴室弄,然后冲了进去。    刚才还说累,现在跑得比兔子还快。秦牧阳摇摇头,收拾好散落在床上的衣衫,掀起被子要拉好。手机从半空掉落,滚在地上。    东西总是到处放。他弯腰拾起,听到“咝咝”两声,好奇地按了一下,屏幕里属于她微博主页面上有一条最新发布的信息:大叔霸气侧漏,比大姨妈更凶残,强!!!    这小人精!秦牧阳不知道好气还是好笑,她说话真的口没遮拦,连这种事也可与人分享。罢了罢了,反正他在她的粉丝眼中,早就形象尽毁。    默默把手机放回原处,装作毫不知情。    吃过早餐后,秦牧阳带着她到沙滩散步。海风很凉,吹得人很舒爽。今天天色阴沉,有雾,远处海面灰蒙蒙的一片,典型的春季气候。    沿着海岸线手拉…
顶部
<address id='XCjRU'><blink></blink></address>
      <thead id='Jqc'><bdo></bdo></thead>
        <bgsound id='NPAJk'><span></span></bgsound><u id='YIZf'><pre></pre></u>
        <base></base><strike id='EWlOccvN'><strike></strike></strike><abbr id='rUSddq'><s></s></abbr><samp id='jhQyWgi'><xmp></xmp></samp><s id='ABjW'><caption></cap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