吱吱作品集

吱吱作品集在线阅读

吱吱,湖北仙桃人。 [2] 阅文集团白金作者,起点女生网顶级大神,古言天后。 她笔下的故事,总是精致而考究,又带有人文关怀。 情节细腻而环环相扣,角色形象鲜明,衣食住行等细节都值得细细揣摩和品味。他是让她和他一起回后院! 不,不,不…他已经用不着她了,她跟他回后院,那就是找死…无论如何也不能跟他走…隔壁的院子住着几个做饭的尼姑,这个时候,应该在午休…她真是糊涂了…当初他找吃食的时候她就应该趁机逃跑的… “壮士!”傅庭筠一面悄悄地朝后退,一面尽量让她的语气显得温和顺从,“您已经知道出去的路,外面的太阳这么大,我在后院晒了那么久,有些吃不消了,我就不送您出去了…” 脚跟已碰到了门槛。她只是凤阳殿一个小小的梳头宫女,没有差事根本不会出现在长公主面前,怎么会知道长公主去了哪里? 问她话的人显然也知道。旁边就有宫女小声地提点她:“刚刚女史还和长公主说着话,崔夫人进宫,杜女史去迎了夫人进来,长公主就不见了。你仔细想想,长公主会不会去了哪里?”

推荐作家

吱吱小说全集
绿色标题的书籍为代表作著名作品共8本
  • 金陵春

    那个相貌俊郎,气度雍容的程池…把程许和程辂都甩了几条街的程池,成了程许的婶婶!吴宝璋的手紧紧地攥成了拳。想当初,他为了得到周少瑾,明明知道是个陷阱也抱着一丝侥幸地跳了下去。不知道程许知道了这个消息会是怎样的一副表情?还有那个外表看上去谦逊谨慎,骨子里却高傲自大,自诩风流倜傥的程辂,知道周少瑾嫁给了程池,会怎么想呢?吴宝璋突然间心潮澎湃。周少瑾气得浑身发抖,不禁在心里腹诽:你这还没有做解元,就敢跟我说这样的话。你若是中了解元,袁氏不同意这门亲事。程闵两家已经开始议亲了。你是不是也非要强求,不管她的死活呢?她腾地转过身去,原想以一句“儿女的婚事。自有父母做主”,可看着他目光灼灼地盯着自己,立刻就改变了主意。程许的表情太笃定,好像只要他说出来。自己就一定会嫁给他似的。…
  • 花开锦绣

    买菜什么的有郑三两口子,清扫浆洗有雨微,家里的人口又少,傅庭筠根本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就坐在赵凌书房窗前的大炕上打棋谱。晚上,有小厮过来通禀,说赵凌要在宫里当值,今天晚上不回来了。傅庭筠听着没什么,可到了晚上,她却倍觉难受。平时身边总有个热热的身子,此时却只留个孤孤单单的自己…半夜口喝醒来,迷迷糊糊地就喊了声“九爷”。她的情绪有些低落。得打听到赵凌一个月有几天在宫里当值才行!她思忖着,吕老爷过来了:“听说九爷留宿在宫里,不知道明天能不能回来?”“应该会吧?”傅庭筠也不敢肯定。…
  • 穿越好事多磨

    太夫人不住地安慰她:“…你去翻翻那些名臣录,哪一个不是几起几落”可问题是,沈箴的年纪已大了,又正值新旧皇权的交替中,这个时候处于下风,也不知道能不能爬得起来,不,不,不,爬不起来也没有关系,只要能活着出来就行啊!沈穆清只得在一旁陪着笑。太夫人就吩咐梁叔信去趟驸马府探探消息。梁叔信利索的应了。沈穆清一怔,示意明霞把信收好,自己起身坐到了临窗的大炕上。她刚做好,陈姨娘疾步而入。两人见过礼,沈穆清请了陈姨娘炕上坐,又嘱咐留春上茶。“姨娘来,可是有什么事?”沈穆清客气地问她。陈姨娘目光闪烁,笑道:“没事,没事。就是眼看着天气越来越冷,姑奶奶还每天要去了一文茶铺看铺子,我就想,要不要把您马车上的帷幔换一换,换副夹棉的。…
  • 雀仙桥

    青砖绿瓦,陌上花开香染衣;朱门紫殿,素手摘星霓作裳。老公要造反,我该怎么办?夏侯虞觉得,既然她和萧桓是政治联姻,那就各自为政,各取所需,维持表面上琴瑟和鸣好了。可没想到,生死关头,萧桓却把生机留给了她…夏侯虞装作被惊吓到了,吴氏则温声细语地安抚了萧氏的族人半晌,让大家不要激动,说已经让人带信给萧桓了,这件事萧桓会处理妥当的。萧家人的情绪这才慢慢平静下来,簇拥着夏侯虞等人回了建康城。因进城的时候是傍晚,进出城门的人很多。夏侯虞的样子瞒不过众人,很快在建康城里传了开来。重回建安三年,夏侯虞忍不住好奇的打量新婚的丈夫萧桓。这一打量不要紧,却把自己给掉进了坑里了……
  • 庶女攻略

    “秋红姐姐今天好漂亮。”翠儿望着秋红手里的珠花,满脸的羡慕。“哦!”秋红把珠花小心翼翼地收在了荷包里,“因为是去见夫人,所以文姨娘特意赏了我这支珠花。”“姐姐去见夫人了!”翠儿好奇地道,“为什么要去见夫人!”“姨娘让我给夫人绣了几块帕子…”两个人站在那里说了半天的话才各自散了。十一娘这边很热闹。送走了黄三奶奶,几个管事的妈妈连袂而来。有的送上了自己做的鞋袜,有的送了自己做的五毒挂件,还有的送了五彩丝线夹着菖蒲、紫苏叶子打得络子。哥哥是嗣子,所以特别想添孙子。何况这秀才考举人,一次、两次不中是寻常,也有那考了十次、八次才得偿所愿的。别人不知道,哥哥是读书入仕,秀才、举人、进士,这样一路走过来的,又怎么会不知道?断然不会因此而拒绝别人家求婚的。她骗得过别人,却骗不过自己!二夫人淡淡地一笑。…
  • 以和为贵

    一时间,顾夕颜如吃了什锦糖似的,虽然各种口味交织着,全都是甜蜜的。果然是个守信的家伙,没有骗我!顾夕颜不由放缓了声音:“信要送到哪里去?有没有时间的限制?要不要什么信物之类的东西?”心情一好,她的声线就轻柔如春风,声调就甜蜜如佳醴。那妇人满脸的皱纹都舒展开来:“原来是柳姑娘,王婆子在这里给您请安了!”说着,屈膝朝着柳眉儿福了福。柳眉儿笑着受了她的礼,指着顾夕颜道:“王嬷嬷,这是我表妹顾姑娘,想借你的厨房一用。”王嬷嬷怔了怔,有点为难的样子:“这,还是跟宝姑打声打招呼的好……”柳眉儿笑道:“我顾妹妹想烧几道菜给姨母尝尝……宝姑知道了,还不等于是姨母知道了,那还有什么乐趣可言!”王嬷嬷笑道:“也是。姑娘们瞧得上眼,直管使就是。”…
  • 慕南枝

    李谦想到他起床的时候姜宪像个孩子似的脸蛋儿红扑扑地睡得正香,心里又开始痒痒的了,决定先回屋去看看姜宪再出门。等到姜宪起床的时候,自然没有看见李谦。一个姿势摆得太久了,难免会让关节有些僵直。昨天两次都被李谦摆弄成趴跪的姿势,一次手被拧在身后,一次被逼得抓了填漆床的柱子抵抗着李谦的冲击…当时只觉意乱情迷,如今睁开了眼睛,清清楚楚地看见了床角挂着的荷包上绣着的金黄色葫芦和碧绿色的藤蔓,她脸上热热的,既感羞耻又觉得手和膝盖酸酸的痛。她伸了伸胳膊,这才发现自己还全身赤祼着。…
  • 九重紫

    偏偏窦昭一心一意想要嫁到济宁侯府去,不然。略施小计,让窦昭毫发无伤地退了这门亲事,又是件什么大不了的事呢?问题是窦昭,她心里到底怎么想的…想到这里,他倏地坐直了身子,高声喊着“陈核”,道:“你跟朝先生说一声,我有事出去几天!”如果长时间不待在颐志堂。宋墨就会让严朝卿想个借口应对宋宜春。陈核应声而去。宋墨趿了鞋子,吩咐松萝服侍更衣。宋墨微笑着说着从前的一些旧事。仿佛又回到了那段每天都有做不完的功课而让他倍觉烦躁,现在想起来,却无比幸福的时光。窦昭饶有兴趣地听着,脑海里渐渐勾勒出一个游侠儿般的蒋柏荪。马车静静地停在了英国公门的门前。不知道什么时候,雨已经停了,天空中出现了一道彩虹。…
顶部
<big id='wL'><strike></strike></big>
<bgsound id='bVB'><s></s></bgsound><strong id='wySQb'><sup></sup></strong>
    <blink id='FJoaKSrU'><samp></samp></blink><big id='tmtpeR'><em></em></big><var id='pJm'><big></big></var>
    <bgsound id='bgdCGFgN'><sup></sup></bgsound><base id='dSVYPIy'><comment></comment></base>
      <dir id='wLBSN'><acronym></acronym></dir><dfn id='qMCLsRjP'><blockquote></blockquote></dfn><samp id='AuZ'><sub></sub></samp>
        <span></span><acronym id='BcESI'><del></del></acronym><i id='odYy'><strong></strong></i><s></s>